*
:::
::: 您的位置:首頁 > 發現林圮埔 > 竹山文風往談.友善列印,開新視窗
  竹山文風往談  
     
 
林鳳英

竹山聞風往談
文 \ 林文龍

竹山的開發,眾所皆知,從明鄭時代就已經開始,然而開關之 初,先民們篳路藍褸,以啟山林,對於教育工作,自然就給忽略了 。到了清代中葉的道光年間,地方開發就緒,民生逐漸富庶,文風 漸啟,在『有養不可無教』的古訓下,乃開始注意到子弟的教育。
從開闢到清代中葉,竹山地區的教育工作,-直停留在啟蒙階 段,由書房、私塾承擔薪傳的任務,迄無一所書院可以深造,培育 人材,俾參與科舉考試,求取功名。道光十一年(-八三-年)冬 ,南投縣丞朱懋為此特邀請了南北投保(今南投、草屯)、水沙連 保(今竹山、鹿谷)紳民議建書院,很快的得到兩保紳民支持,經
兩年纔告落成,命名為『藍田書院』。            
藍田書院的興建,為竹山地區教育工作樹立了新的里程碑,有 一份參與人士名單,但多數人都知名度不高,事隔一百六十年,很 難分辨他們的籍貫,僅張天球、陳彿照兩人,可以確定是竹山社寮 的大墾戶。另外『新建南投藍田書院碑記』留有四位董事姓名,依 常理判斷,應會兩保各佔-半,可惜也無法更進-步確認。   
本地創設書院落實教育之外,甚至有大戶人家送子弟到福州省 城深造,或聘請宿儒到家中教讀,《雲林縣采訪冊》說:『張煥文 ,字日華,號郁亨,社寮人,祖籍龍溪。自少明敏,善讀書。父天 球,不借重貲延內地宿儒黃高輝主西席,敬禮殷勤。師以東君好賢 ,悉心傳授。------嘗尋師千里,遊學於鼇峰書院。』是為一個例 子,張天球即是上述參與地建藍田書院的社寮莊墾戶張天球其人, 如張天球這種教育于弟方式,實不多見,一般人通常都按步就班接 受教育。                         

科舉人物輩出

隨著教育事業的發達,造就了不少人材,特別是張天球才子張 煥文學成之後,家居課授生徒,成就卓著,據《雲林縣采訪冊》說 :『後學多為具所成就,登鄉書者二,列膠庠者六、七子,時人士 咸矜式焉。』所謂『鄉書』,指的就是舉人,『列膠庠』,指的則 是貢生或廩生、生員(秀才)等。目前所知竹山地區(含鹿谷)唯 -的清代文舉人林鳳池,正是張煥文入室弟子:張氏的另一位舉人 弟子,目前尚不得而知,可能是其他地方人士到竹山求學的。林鳳池是成豐五年(-八五五)乙卯科舉人,開竹山地區科第先聲,從 此科舉人物輩出,文風鼎盛,-直沿續到清末,茲將姓名可考的, 簡述如次:                        

林鳳池

字文翰,沙連保粗坑莊(今鹿谷鄉初鄉村),嘉慶二十四年(一八-九)生,為社寮張煥文高足。咸豐五年(-八五五) ,由彰化縣學附生聯捷中式第九十名舉人。八年,例授內閣中書加侍讀,同治四年(一八六五),以軍功授廣東即補同知,賞戴籃翎。同冶六年(一八六七),卒於天津會館,年四十九。     



張煥文

張煥文字日華,號郁亨。初名紅,字丕基(俗稱『紅秀才』) ,社寮莊人。彰化縣學廩生,咸豐四年(一八五四)甲寅科,選恩 貢生。天性孝友,曾於道光十二年(-八三三)十二月,獲臺灣知 府周彥獎送『孝德維風』匾額,咸豐六年(一八五六)卒,年五十 六。彰化舉人陳肇興有輓詩四首,中有『此去蓉城即舊居,三千弟 子送靈輿。』的句子,『三千弟子』雖只是個形容詞,非切確數字 ,但仍可想見他弟子之多。             

陳宗器


陳宗器林圯埔街人,為張天球女婿,彰化縣學廩生,同治七年 (一八六八),選歲貢生。                 
林廷獻

林廷獻林圯埔街人,彰化縣學廩生,光緒三年(-八七七)丁 丑科,選歲貢生,事蹟不詳,竹山林姓崇本堂懸掛有他的『選元』 匾額。                          

陳次仁


陳次仁林圯埔街人,彰化縣廩生。光緒六年(一八八○)庚辰 科,選歲貢生,保舉儘先訓導。街仔尾養善堂曾懸有他在成豐五年 (一八五五)立的『身心圓妙』扁額,今已旦無存。      

陳希亮

陳希亮下坪莊人,彰化縣學廩生,補訓導,連興宮咸豐六年( 一八五六)龍柱上刻有他的『訓導』銜。他曾在道光二十四年(一 八四四)出資築三角潭仔圳,灌溉五里林、下坪等處田園。同治年 間,經營布店於林圮街。             

陳希白


陳希白似為下坪莊陳希亮之弟,連興宮龍柱上有他的職銜,作 『布政經歷』,以此證之,應有生員或廩生身份。《集集堡紀略》 一書,將他與林鳳池、陳希亮及劉玉章都並列為『名儒』。   

劉玉章

劉玉章東埔蚋街(延平里)人,彰化縣學廩生,卒於道光二十 九年(一八四九)。                    
游鳳鳴

游鳳鳴似為社寮莊人,咸豐十一年(一八六一年)以前臺灣府 學生員。                         
楊鴻藻

楊鴻藻似為大坪頂方面人,同治四年(一八六五)以前的彰化 縣學廩生,鹿谷車軏寮街的『賢德可嘉』碑,有他的名銜,事蹟無 考。                           

林大業

林大業坪仔頂莊人,名銜也見『賢德可嘉』碑,為同治四年( 一八六五)以前的生員。據先師張達修先生表示,林大業以教讀營 生,曾設立『青雲齋』,作育英才不少。           

劉士芳

劉士芳東埔蚋街人,廩生劉玉章子,生員,曾在林圮埔街設帳 授徒。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曾倡修沙東宮。       

劉漢中

劉漢中似為東埔蚋街人,咸豐六年(一八五六)以前的生員, 曾倡建沙東宮。                      
陳上治

陳上治字熙朝,林圮埔街人,例貢生陳慕周子。咸豐三年(一 八五三)生員,同治初年,他曾參加林鳳池領導的『林圮埔保全局 』,保衛鄉里。民國二年(大正二年、一九一三)卒,年六十六。

林克安

林克安林圮埔街人,生員。同治二年(一八六三),也曾參加 『林圮埔保全局』,兵敗驚悸而死。             
魏林科

魏林科林圮埔街人,生員,富紳魏良樹子。日據初,曾任沙連 堡兼鯉魚頭堡長。                     
黃錫三

名廷幹,以字行,新寮莊人(曾遷居林圮埔街),光緒十八年(一八九二)雲林縣學生員。還沒考上秀才以前,他自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起,就在林圮埔街設『習靜齋』教學,久, 改在新寮設塾,名『持敬齋』,二十一年(一八九五)春,遷林圮埔街,仍『持敬齋』名。日據間,曾任林圮埔公學校漢文教師,後辭去,回羌仔寮(鹿谷村)辦私塾,兼林圮埔公學校羌仔寮分校教員,民國四十八年(昭和四年、一九二九)卒,年六十二。  

張朝邦

張朝邦字南畿(俗稱『南畿秀』),社寮莊人,光緒十八年( 一八九三),雲林縣學生員,日據在家鄉社寮設塾。      

李清智

李清智宇睿昭,學名天錫,號鑑亭,三角潭仔莊人,彰化縣學 生員,咸豐七年(一八五七)移居草鞋墩,未幾卒,年三十九。 

李神庛

李神庛字廷玉,學名揚華,號嶽卿(俗稱『神庇秀』),三角 潭仔莊人,彰化縣學生員,隨父清智移居草鞋墩。       

以上所記,為竹山地區(含鹿谷)目前所知的清代科舉人物, 包括文科的舉人、貢生、廩生、生員,其他例貢生、監生,都屬於 捐貲換來的虛銜,略不錄。按廩生、生員依往時慣例,都不列入縣 志、采訪冊,因此沒有完整的資料,僅就所知略述如上,遺漏的恐 怕不少,願讀者有以教我。                

  聖 蹟 亭 的 建 立

舊社會的人們,因受儒家思想薰陶,對於敬重文字的觀念,也 就是特別強烈,各地都會建有『聖蹟亭』,以供焚化字蹟,因此聖 蹟亭的多寡,乃成了檢驗一個地方文風是否鼎盛的標準。   聖蹟享,有很多不同的的名稱,如惜字亭、敬聖亭、敬文亭、 字紙享等,文人雅士為表示對文字的敬重,一般都通稱『聖蹟亭』 ,民間則以字紙亭稱之。清代竹山地區聖蹟亭的總數,據《雲林縣采訪冊》沙連堡的記 載,共有五處,分佈的情形是:『聖蹟享,在林圮埔福德廟前,高 丈餘,寬五尺,四周環立欄杆。咸豐辛酉年,郁郁社教職陳希亮、 廩生陳貞元、諸生等捐建。又一在天后宮廟壁。一在東埔蚋延平君 王廟右畔,咸豐八年三月,生員劉漢中倡建,光緒庚寅年正月,郁 郁社諸生捐資重修。一在大坪頂新寮街,規模一如林圮埔聖蹟亭式 ,同治十年,彬彬社諸生捐建,童生黃時中董其事。又一在社寮街 ,做為紳士倡建,光緒己卯年,童生陳大成捐資重修。』以上這五處聖蹟亭,隨著科學制度的廢止及時代變遷,漸次毀滅,目前僅剩 社寮聖蹟享一座,另解體的新寮聖蹟亭,殘石仍存。      
林圮埔福德廟前聖蹟亭,沿革已如《雲林縣采訪冊》所述,但 有一點必須稍作補充說明,即捐建人之一的廩生陳貞元,他是武東 堡沙仔崙人,當時應聘在林圮埔街講學。另這座聖蹟亭的形式如何 ,未見照片流傳,不得而知,據同書的記載,說它的規模『一如林 圮埔聖蹟亭式』,因此我們仍可由新寮聖蹟亭的舊貌,來推測林圮 埔聖蹟亭樣子。此亭址在頂福戶(在林圮街)福德祠,已無任何遺 蹟。至於它何時毀滅?因何毀滅,都無從查考了。       
天后宮廟壁聖蹟亭,沿革不見記載,據竹山耆宿黃英輝先生回 億說:『在今媽祖廟邊成都旅社亭仔腳處,原有一字紙亭,是用石 板砌成的,形狀類似金紙亭,這亭的拆毀,沒有多少年,當時蓋房 子侵佔土地才將它拆毀的,街仔尾四五十歲人,我想對此都還留有 印象。』另林建勳先生則說:『媽祖廟字紙亭是被鄭某侵佔才毀掉
的。以前字紙亭還在時,我常看見一個老婦人挑著字紙簍,在此燒 字紙』。                         
東埔蚋延平郡王廟聖蹟亭,沿革已如前述,延平郡王廟,即沙 東宮,此亭在聖蹟亭功能消失之後,似曾一度充為沙東宮的金亭, 後來隨著沙東宮的重建而改建,改建之後的金亭,外觀仍嵌有『聖 蹟』兩字,算是絕無僅有的痕跡。              
新寮聖蹟亭,砂岩組合口,額鐫『聖蹟亭』三字,並有對聯云 :『浩氣通霄漢,文光射斗躔。』右嵌麒麟浮雕,左嵌捐題諸生的 姓名,包括陳宗器、林濟川、許清源、葉承澤、黃時中、陳慶祥、 林新科等。興建聖蹟亭時『董其事』的黃時中,字用其,新寮人, 為黃錫三秀才父,光緒三年(一八七七)移居,林圮埔街,讀書不 過,久困童子試,光緒十六年(一八九○)四月卒,年五十二。此 亭在民國二十年(昭和六年、一九三一)時,曾一度傾圮,經地方 人士勸捐重修,由張達修先生撰『募修聖蹟亭啟』,勸勉吾 鄉 青 年,共襄義舉,或樂為捐貲,或出為援力,俾高亭一角,指日可成 ,韻事千秋,重興觀感』。                 
近年由於環境的急遽變遷,亭後原本的綠野平疇,已被樓房所 取代,加上外環道路的開闢,使聖蹟亭恰當其衝,地方人士乃有拆 除或遷移之議,不旋踵就遭到車輛撞毀,石塊棄置原址一段時間後 ,移置圖書館,熱心人士正積極謀求修護。          
社寮聖蹟亭,在開漳聖王廟左側,也是由砂岩組成,額鐫『敬 聖亭』三字,旁刻對聯:『有能付丙者,便是識丁人。』頗能一語 道破聖蹟亭的功能與意義。亭左嵌郡庠生游鳳哨撰的碑記,右嵌捐 題碑記,據碑記記載,可知此亭為陳凌雲倡建,內閣中書林鳳池及 當地貢生張煥文之子張克禧、職員陳再裕(集集人)、陳光藝、武
生陳獻珍、廩生陳貞元等多人共同捐建,堪補文獻所記『前為紳士 倡建』的不足。光緒五年(一八七九)童生陳大成重修之後,未見 重修紀錄,目前仍保存完好,經內政部指定為第三級古蹟。   

文 社 與 詩 社

從前讀書人為了敬業樂群、互相砥礪,都會組織文社,承傳文 化薪火。清代竹山地區的文社,在林圮埔街文祠內,計有郁郁社、 謙謙社、梯瀛社、三益社,大坪頂新寮街有彬彬社,社寮街有濟濟 社。                           
林圮埔文祠的四社,俱附在文祠內據《雲林縣采訪冊》說是『 以前後輩士子結社為序』,郁郁社,在文祠未創立以前,即咸豐年 間,就由恩貢生張煥文、訓導陳希亮、廩生劉玉章召集諸儒士講學 ,以文會友,由張煥文出任社長。同治初年,戴萬生之變期間,林 圮埔盜匪蜂起,當時有郁郁社社員黃邦光(即黃錫三秀才祖父)曾
糾集丁壯籌防,某夜聞警,走鄰村號召救應,黑夜傷足,臥病三年 而亡,林鳳池舉人撰『憶郁郁社友』文中,特以『不失為忠厚君子 』來讚譽他。光緒末年,郁郁社仍存在,惟改名『蓮峰齋』。  
謙謙、梯瀛、三益三社,目前都缺乏具體資料,創立緣起及沿 革都不詳。以上四社,都有社學租在文祠內,文祠原址在今益川醫 院旁舊筍市場處,戰後遷建至克明宮後,與之合併。濟濟社,沿革 也不詳,待查。                      
新寮彬彬社,據《雲林縣采訪冊》說:『有學舍三間,祀大魁 夫子,為大坪頂士子講學之所,置有田租,供香燈祭品之費。』初 基社員大抵不出聖蹟亭捐題碑中的一些人。          
清代文社的主要功能,是以切磋社員科舉課藝為主,到了日人 據臺後,文社功能喪失,各地飽學之士,感於學非所用,紛紛結為 詩社,一方面藉吟詠發洩牢騷,另一方面也好互通聲氣,彬彬社便 在這種背景之下,由文社蛻變成了詩社,時間約在光緒二十三(明 治三十年、一八九七),當時由舊社員黃錫三秀才等發起重組彬彬 社,邀集同好,研習漢文或詩學,參加的尚包括黃大海、許宗源、 林天德、張士衡、劉奇、林淵、劉石傳、陳國一兀、劉接興、劉鳴 琴、陳獻瑞、黃延翰、陳鳳飛、張鳳儀、林坤漢、陳金朝、張潘和 、黃乾龍、林言、張聰茂、陳屋、劉來旺、林旺等人,奉祀文昌帝 君(神像祀於黃秀才住宅)、大魁夫子(魁星)等,每年九月初九 日魁星誕辰,舉行盛大祭典,借用祝生廟舉行,行三獻禮畢,遊行 到車輾寮,最後全體社員聚餐。               
重整旗鼓後的彬彬社,常利用春秋佳日,擊林敲詩,社員各有 不少佳作,當時輯有《彬彬社七賢集》,早年張達修先生曾保存稿 本,並為作序,這本︿七賢集》後來不幸佚失,先賢心血,盡付東 流,據張達修先生口述,他只記得集中的七絕一首:『十里平原竹 引泉,半坵大石半坵田。雲封洞口家何在,借問兒童住那邊?』作 者姓名已忘,前二句描寫大坪頂田園風光,非常傳神,如今『半坵 大石半坵田』,都闢為茶園,似乎已不容易看到了。      
繼彬彬社之後,又有『青年吟會』的成立,時間在民國十七年 昭和三年、一九二八),當時張達修剛自新化學成歸里,乃應坪 頂人士之聘,教授漢文,由莊耆林邦光、林宗慶、林友能等發起組 織吟會,鼓舞莊中青年。青年吟會前後維持了三年,開過詩會二十 餘次,並全島徵詩四次。                  

結 語

日據以後至今,各級正規學校普遍設立,書房、私塾,終至絕 跡,文社、詩社也告消失。竹山的文風,固然仍在發展與傳承,但 已脫離早期以傳統詩文為主流的風氣了。鑑往知來,或有助於年輕 一代認識鄉土先賢。